首页 李初夏 正文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张健华:供给侧持续改善,财政和货币政策有待进一步发力

李初夏 adminqwe 2022-07-16 15:56:04 91 0

  7月16日,由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举办的“2022中期宏观峰会”在北京召开。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张健华出席并发表演讲。张健华就财政和货币政策如何在稳增长中发力,针对当前最突出的问题,谈到自己个人的一些观点。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张健华:供给侧持续改善,财政和货币政策有待进一步发力

  张健华表示,从金融数据可以看到,比较突出的是供给侧在改善。但是也有一些突出的问题,首先可能是消费是有所恢复,但是目前消费还是不足。其次,近期出现房地产的事件,反应了自去年以来房地产风险的暴露,一直还没有消除,而且从中期看,对于中国宏观经济还是一个拖累。

  张健华指出,目前货币政策总量上很宽松,从原来宽货币到现宽信贷,其实也已经体现出来。需要注意的是,现在流动性有所过剩,最大的问题,当期还没感受到有通胀的压力。所以我们要关注银行间流动性的问题,防止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也应适当要加强直达的实体工具的应用。

  最后,张健华表示,财政政策应加大一点力度,防止政策出现空窗期。另外针对使用范围的问题,也可以适时刺激消费领域,包括消费券等,还是有它的意义。

  以下为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领导,下午好。我是非常感谢财富50人论坛的邀请,参加今天下午的峰会的论坛。讲到财政和货币政策如何在稳增长中发力,我想针对当前最突出的问题,谈一点我个人的观点。

  第一,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我们说6月份的经济数据正好也出来了,金融数据也已经公布了。应该说从数据上看,中国经济从二季度的后半期,特别是6月份以来,应该说有了明显的回升,各项数据都在转好。当然也还有一些问题,金融数据上也同样,经济数据上一个比较突出的是能够看到我们的供给侧在改善,由于疫情的缓解,这一方面应该说在转好。但是也有一些突出的问题,第一个可能是消费是有所恢复,但是目前消费还是不足,这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再一个近期出现房地产的事件,反应了自去年以来房地产风险的暴露,一直还没有消除,而且从中期看,对于中国宏观经济还是一个拖累。

  因此针对这些经济当中,先不说外部的俄乌冲突问题,一会儿还有其他专家要谈。我想结合消费的问题和房地产的问题谈一点我个人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如何进一步发力,谈点观点。

  从货币政策来说,要防止房地产的信用风险进一步扩散,现在看出问题的地产公司,到现在为止,应该说问题没解决,风险不仅仅没有出清,还有再继续蔓延的趋势。尽管现在货币政策比较宽松,信贷政策导向上对于无论是开发贷还是个人消费贷,比原来有了放松。从事实看,大家可以看到6月份住房按揭贷款现在还是负值,5月份开始信贷数据有所好转,6月份有比较明显的信贷大月,又个季末,所以半年度的数据增幅是比较好的,从总量上看。结构上看,个人住房按揭,我们居民部门的中长期贷款还是负增长1000亿,这个数是不小的,其他都是在正增长,但是住房按揭在负增长。

  我找了几家银行了解了一下近期按揭的情况,原来我们都有调控,银行和银监都有一些指导性的意见。现在是全面在放松,但是客观上放不出去,主观上有这个东西但放不出去。特别是近期居民主动断供断贷问题,可能还会带来进一步的问题,给市场的信心问题。这个不是说影响面究竟有多大,更大的是市场的信心,对于房地产市场的信心,大家对房地产市场的看法。

  还有一个是对于银行的信贷心理,本来银行是把房地产按揭贷款作为一项比较安全的资产,银行是最可靠的一项资产。但是现在看,最可靠的资产现在也出现了风险,这点对于房贷供需双方都会产生心理上的一些冲击。其实从6月份不仅仅是房贷,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房地产市场现在新购置土地面积在下降,同比下降52.8%,新开工面积同比也是下降了45%点多,整个地产投资下降了9.1%。这个数据能够看到,未来的一段时间房地产市场还是不会太乐观。大家都知道,房地产市场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的意义不言而喻,这是第一个问题,可能从信贷政策上还是要防止信用风险,特别是房地产的信用风险进一步扩散的问题。

  第二,关于货币政策当前的一些判断,总的判断是现在货币政策总量上是很宽松的,从原来宽货币到现在5、6月份看起来宽信贷,其实也已经体现出来了。特别是制造业领域的信贷增速很好,包括中长期贷款也在上升,表明整个前期推动的投资增长现在已经开始有了一些效果。需要注意的是,现在流动性有所过剩,最大的问题,当期还没感受到有通胀的压力。下一步随着全球地缘政治变化、俄乌冲突、美国货币政策转向,未来对于潜在的影响,还是不可忽视。因为前期是比较好的,央行控制比较好的一点是利用时间窗口在前期加大了政策的刺激力度,或者宽松程度。因为美国现在的政策是刚刚开始转向,未来转向的影响肯定会逐渐加大的。所以第二点是要关注银行间流动性的问题,防止流动性过剩的问题。

  第三,要加强直达的实体工具的应用,也就是通常上的结构性货币政策,结构性货币政策有它的局限性,也不能过多的使用。但是在某些领域,在我总量收缩的情况下,如果说要保证整个货币政策的效果,是不是可以考虑在某一些领域里面,在已选择的一些领域,包括原来曾经也提过建议,在消费信贷领域,是可以加大一些力度,不一定是完全只针对某一个行业,可能针对消费,这是货币政策的几点。财政主要是加大一点力度,防止我们财政政策出现空窗期,因为前期投入的是比较多的财政,发了一些专项债,政府的一些支出。在后续的资金,今年下半年,可能现在整个力度是不是不够,包括一些债务的到期,是不是可以考虑增发一些专项债的问题,整个债务的负担,中国还是有空间的。另外就是使用范围的问题,是不是可以再增加一些消费,原来我们刺激比较多的可能在投资领域增加刺激比较多,在消费领域,大家讨论比较多的,包括消费券,还是有它的意义。

  最主要我想总结一下观点,我们要在哪两个领域发力,一个是在稳房地产市场,另外一个在消费领域,无论财政和货币政策,在这方面还都是有一些空间。

  我就跟大家分享这些个人观点,讲的不对请大家批评指正。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